蝙蝠女与猫女

发布时间:05-11   
[本站独创]
第一部份  蝙蝠女与猫从许瑞克大楼顶楼办公室的一个阴暗角落 ,蝙蝠女看着她的老对手鬼鬼祟祟的身形。陷阱已经布置好﹐而且马上就会生效了。科瑞.许瑞克,马克斯.许瑞克的侄子和继承人,已经和蝙蝠女约好来测试这栋大楼安装的高科技安全系统。他对新闻界宣称他买下了一颗稀有的钻石,收藏在许瑞克大楼的保险箱 ,準备把它当成诱饵,想要引诱猫女郎来偷它。他们知道猫女郎不可能抗拒像这样的诱惑,尤其是它关係到马克斯.许瑞克(那个在某方面来说「谋杀」了瑟琳娜.凯尔的人)的最后一个亲戚。在蝙蝠女的注视之下,穿着黑色紧身装束和性感的长统靴的猫女郎,一路闪躲着雷射光,行动和声音感应系统。在猫女郎用雷射钻孔机在保险箱的金属门上烧出一个小孔,伸入光纤照相机,然后旋转着号码锁找出开门的密码时,她仍然耐心地等候着。猫女郎没有丝毫的怀疑,她根本没有想过:一个拥有如此巨大财团的人,为什幺还会使用一个这种老旧号码锁的保险箱。猫女郎转到最后一个正确的号码,保险箱打开了。她知道在音响感应系统关闭以后,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来取得钻石然后安全逃走。在拉开保险箱的金属门后,她惊讶地发现到 面居然是空的。她马上了解自己被设计了,从她背后所传来的声音更证实了这个猜测。「猫女郎,你果然来了,我就知道你没有办法拒绝这样的诱惑。」蝙蝠女说道,办公室 的灯光同时缓缓亮起。她环抱着双臂现身出来,长长的皮披风在背后飞舞着。从后方照来的柔和光线,照亮了她那套合身的蝙蝠装上橡胶和皮革的曲线,强调出芭芭拉?威尔森的好身材,从尖头的长靴,闪烁的臀部,一直到达她的胸部。猫女郎转过身来,发出了愤怒的嘶嘶声:「蝙蝠女!是你设的圈套!为什幺?」「因为你是一名罪犯。」蝙蝠女说道。「而且因为科瑞.许瑞克要求我的协助。他很感激你能协助他找出在这套安全系统的弱点,而我则可以帮艾克罕收容所增加一名囚犯。我想这是一举数得,你可以这幺说。」「你居然会帮助一个在血统 包括了谋杀的人?」「科瑞一点也不像他的叔叔。」蝙蝠女辩护着说道。「听起来你似乎对他有点好感。」猫女郎嘲弄地说道:「真可爱!我必须说你们两个人会成为一对很相配的情人–一只蝙蝠和一只老鼠。」「好吧,我想你可以选择比较轻鬆的方法……」在她用防御的姿势接近猫女郎时,蝙蝠女说道:「……或着我们可以让这困难点。」「我一向就喜欢挑战。」猫女郎说完,马上沖向蝙蝠女。她的攻击速度使蝙蝠女感到惊讶,她略为向后倒下,减轻了一部份猫女郎的攻击力量,然后抬起修长的双腿踢向猫女郎,使她倒在自己身上。当猫女郎翻过身来,準备用她带有尖刺的鞋跟攻击她的头部时,蝙蝠女很快地翻滚开去,站起身来,猫女郎也立刻跳了起来。就和她的名字一样,猫女郎试图用剃刀般锐利的爪子挥向蝙蝠女的脸颊,蝙蝠女用个假动作闪过了她的攻击。她们两个人不停地环绕着大办公室用手脚攻击对方,完全没有注意到在隐藏在角落 的监视器。科瑞正在大楼的另一个房间 观赏着这场娱乐表演。这的确是他所见过的最精彩的打斗。她们两个人几乎拥有相同的格斗技巧和敏捷度。当其中一个人占到上风的时候,另一个人就会猛烈反击,直到情况改变。来来回回地,蝙蝠女和猫女郎无情地用拳头攻击彼此。蝙蝠女的腹部挨了一记侧踢,让她吐了一大口气,然后她报复地用反手挥打到猫女郎脸上。当彼此的精力都开始减弱的时候,她们两个人跌在毛绒绒的皮沙发上,手脚互相纠缠着,发出了塑胶和橡皮摩擦的声音。那两个兇猛的搏斗者不停地喘着气,脸和脸的距离不到一吋。她们两个人都极力想抢到上面的位置,猫女郎用力向后拉扯着蝙蝠女长长的金髮,而蝙蝠女则用一只手臂紧紧压着对手的喉咙,想要让她因缺少空气而窒息。从他的办公室 ﹐科瑞着迷地注视着这场意志力的较量。他等不及想看到最后的结局了。到底谁会获得胜利呢?当然,在最后结束的时候这一点并不重要。突然间,猫女郎把头靠近对手,用舌头舔了蝙蝠女的脸颊一下,女英雄恶心地皱起眉头。这一瞬间的分心,让猫女郎刚好找到足够的时间脱离了蝙蝠女的掌握,并拔出她的皮鞭。猫女郎觉得她已经受够了。她要用皮鞭鞭打这个女英雄到她投降为止,并製造出让自己逃走的机会。蝙蝠女很惊险地举起手臂挡住猫女郎的第一下鞭打。再迟个一秒钟,鞭子就会在她光滑的脸颊上割出一道很深的伤口。这使得蝙蝠女有点后悔她用小形的面具取代了蝙蝠面罩。在猫女郎继续她那兇猛无情地攻击时,蝙蝠女用她的披风抵挡了大部份的鞭打。即使橡胶制的服装吸收了大部的冲击﹐当她修长的大腿被鞭子扫到时,蝙蝠女仍然感受到剧烈的刺痛。猫女郎知道她的鞭打并没有太大的效果﹐但是她还是继续挥舞着长鞭,她试图移动着越来越靠近到墙边,準备从视窗逃走。蝙蝠女却已经发现了她的企图﹐当猫女郎挥动鞭子最后一次攻击然后转身逃跑时,在她跳离窗户之前,蝙蝠女及时地举起手臂发射了一个小型的蝙蝠爪。猫女郎离开原地还不到一秒钟,就感到有什幺东西紧紧咬住她的右脚踝。当她被向后拉回到办公室 的时候,猫女郎惊讶得张大了嘴巴,接着在被重重地摔到办公室的地毯上时,几乎把她体内的空气完全挤了出来。她倒在地上,一时还没有办法从晕眩和喘气中恢复过来,蝙蝠女立刻跳到她的后方,跨坐在她身上,然后抓住猫女郎的双手,用力把它们拉到她的背后。她很快地取出一付不 钢制的蝙蝠手铐,紧紧地锁在猫女郎的手腕上。猫女郎发出愤怒的嘘气声,在她的捕捉者身体下方猛烈地扭动着,蝙蝠女接着取出一条细绳索捆在她的脚踝上,另一端则向上穿过固定在天花板上的一座金属灯架。她马上被单脚朝上地倒吊了起来,在她扭动着背后的双手想脱出手铐时,另一只脚则是狂乱地踢动着。那个邪恶的女人边挣扎边诅咒,让蝙蝠女想起一只刚从丛林 捕获的野猫。「把我放开,母狗!」猫女郎发出嘘声:「你会为这件事付出代价的!」「当你待在监狱 的时候,可以把它写到你的日记本 。」蝙蝠女对着底下的猫女郎露出微笑,挑衅地嘲弄道。「妳做的很好!」突然从身后传来讚赏的话声。办公室的门打开了,科瑞。许瑞克带着两个蝙蝠女从来没有见过的同伴走了进来。其中一位是穿着黑色皮制野战外套和发亮的黑色伞兵靴的高大男人。他黑玉色的头髮又长又直,披散到他的胸部和肩膀周围,还戴着一副黑色的太阳眼镜。蝙蝠女觉得他就像是一个中世纪的野蛮人,纳粹,重金属杂誌的 吸血鬼等的诡异组合。另一位则是一个东方人,而她的服装也是同样的怪异。她穿着皮制的紧身衣,性感的高跟长统靴,以及长到手肘小羊皮手套。丝绸般细緻的头髮梳着时髦的髮型,有着毫无瑕疵,就像精美磁器一般的肤色。还有美丽的脸颊以及深紫罗兰色的嘴唇。当被紧紧绑住的俘虏尖叫着努力想释放她自己的时候,那个东方女人露出淫蕩的眼神注视着猫女郎。突然间,蝙蝠女觉得房间 好象有一股不寻常的电流通过她的身体。即使戴着一副暗黑色的墨镜,蝙蝠女仍然感到另一个男人正目不转睛地观察着她。当他露出牙齿微笑的时候,她感到很不自在。「嗯,我想这 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。」蝙蝠女说道。「我现在要把猫女郎带走了」。「恐怕我们的计画有一点小小的改变,蝙蝠女。」科瑞这幺告诉她。「你是什幺意思?」蝙蝠女问道。她不喜欢他那种说话的方式。「很抱歉,我还没有介绍我的朋友。」科瑞对他的同伴的方向作了个手势,说道:「这是傀儡。」傀儡点了点头,双手背在身后,半弯腰地向蝙蝠女行了个礼,脸上却带着一股诡异的笑容。他的声音低沉而且带有喉音:「这是我的荣幸。」「而这一位则是林。」科瑞介绍那位美丽的女人。林只是直直看着面具后面蝙蝠女的眼睛,浅浅地微笑着,感觉起来就跟毒蛇望着受伤小鸟的眼神一模一样。这两个人带给蝙蝠女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,她很怀疑他们和许瑞克在一起做什幺?他们看起来并不像那种会坐在会议室 的类型。「好罢,许瑞克,计画有什幺改变?」蝙蝠女在一段尴尬的停顿之后问道。「猫女郎现在是我的财产了。」科瑞平静地说明道。「而你马上也就会是了。傀儡和林要在这 协助我对你们的训练。」「训练?」蝙蝠女困惑地回应着,目瞪口呆。他有什幺目的?蝙蝠女怀疑着。「是的。」科瑞继续说道:「猫女郎要对我叔叔和侄子们的死亡负起全部的责任,你或许知道吧。我要教导她一些课程,让她明白冒犯了许瑞克家族的后果。至于你,蝙蝠女,由于你和蝙蝠侠的关係﹐你也在我报复的範围之内。」「科瑞……」蝙蝠女想说些什幺。「我知道这很难让你立刻就接受,蝙蝠女。」科瑞说道。「但是一段时间后你就会明白。我很抱歉误导了你,让你和其他人都把我看成一个无害的,善良的慈善家,想要更正我叔叔所有的犯罪行为。但是,落到地上的苹果还是不会远离树根的……脱离了旧的环境……所有的一切……无论如何﹐你知道我要说什幺。」许瑞克,傀儡和林三个人都拿出了一套鼻塞,连接到一条细塑胶管上,然后把它插到鼻孔 ,蝙蝠女困惑地看着他们的举动。在她还没有弄清楚发生的事情以前﹐她发现许瑞克按下手 的遥控器上的一个按钮,他们背后所有的门都关闭了起来。然后她听到一种柔和的嘶嘶声。「你大概在怀疑我们想做什幺?」在科瑞说话的同时,傀儡和林开始缓缓地绕着蝙蝠女的身体移动着,试图从不同的方向接近蝙蝠女的背面。「这个办公室是密闭的,而我现在正在把室内的空气抽出去,就像在飞机上的驾驶员座舱一样。当氧气快速地消失的时候,你马上就会感到失去方向感……头晕眼花……开始看见幻像了。」蝙蝠女已经开始感受到缺氧的症状了,她喘息着想要吸进更多宝贵的空气,但是一点用处也没有。她试着转身面对傀儡和林,他们脸上的呼吸管连接到衣服 面的小型氧气筒,所以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林捡起了猫女郎的皮鞭,像个虐待狂般用它小心地缠绕在蝙蝠女那修长的脖子上,在晕眩的蝙蝠女紧紧抓住鞭子的时候,把她拉向身前。然后,傀儡走到她的背后,用一只手抓住已经感到虚弱的蝙蝠女的头部向后扳,另一只手则把一块浸满麻醉药的厚布盖到她的嘴上。「噢……」蝙蝠女努力挣扎着,却只能在厚布下发出一阵低沉的呜咽声,没有产生任何效果。「你要知道,我们不想冒任何危险。」科瑞说道,看着傀儡和林慢慢地强迫蝙蝠女跪倒下来,然后让她毫无意识地平躺在地毯上面。林弯下腰,把蝙蝠女的头髮拨离昏睡中的脸庞,小心地检视着她那柔软的躯体;傀儡则靠近猫女郎,弯下身体在近距离仔细地观察她。他很明显地对那个妖豔的女人产生了兴趣,而她正在尽力抗拒着不要昏迷过去。「睡吧,我的小宠物。」傀儡平静地说道,把另一块浸了麻醉剂的厚布放到她喘着气的小嘴边,猫女郎左右转动着头部勉强抗拒着。科瑞注视着傀儡和林处理着他们的猎物,先用特製的金属手铐分别紧紧束缚在蝙蝠女的手脚上,在手铐的两个金属环间,连接着一根短短的金属棒,然后使用两根呈十字形的金属棍,在她的背后连接上两根横棒,把蝙蝠女的手脚绑在一起。接着又用另外一个金属铐子铐在她的腰部,另一端则连接到那十字形交叉的正中间。最后,一个金属制的把手準确地连接到金属架上,使重量能平均地分散开来,好让傀儡能轻易地抬起他的俘虏。等到他们对猫女郎做了相同的处置以后﹐科瑞才让房间 的空气恢复正常。「好了,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。把她们带到地下工作室去。」科瑞对着部下们说道。他们很明显地对能够有「训练」这两个新猎物的机会感到非常兴奋。「我希望她们能在二十四个小时之内回到这 。变成温顺地……驯服的……同时还热情地想取悦我。」傀儡和林看着彼此,邪恶地微笑着。在他们抱着猎物走向隐藏的电梯时,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感到兴奋了起来。在他们走进通往许瑞克大楼 地下秘密巢穴的电梯之后,林就迫不及待地转身看向她的同伴,询问道:「你想要哪一个?」「在我小的时候,妈妈从来不肯答应让我养只小猫。」傀儡微笑着说道:「她说它们是邪恶的动物,但是我总是想要跟小猫一起玩耍。它们是那幺地柔软……那幺地温驯。」「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,我常常把它们扔到水 淹死。」林像一个小学生般吃吃地笑了出来。「你还真是残酷啊。」傀儡笑道。「你难道不能让这个电梯走得更快一点吗?」林抱怨着说道。伸出一只戴着手套的手指,缓缓划过蝙蝠女微启的双唇,而傀儡则宠爱地轻轻抚摸着猫女郎的头罩,那两个仍然沉睡在麻醉药的效力中的俘虏,浅浅地呼吸着,断断续续地发出了相应的呻吟声。